燕赵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- 军事历史 - 明末锦绣在线阅读 - 第九百零五章 打板子

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:第九百零五章 打板子

        巡城御史在北京城中设立了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五个巡察院,每个巡察院设有数量不等的御史,姜寰属于南巡察院,所以将倒霉蛋李富贵和那个家人带到南巡察院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巡察院大概是在北京城半夜还亮灯的衙门之一,门口站了十多个守门的士兵,看到姜寰回来赶紧单膝跪倒口称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看了看身后的李富贵,然后交代道:“将冒充广宁侯的人犯带到二堂,本官休息一下要审案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寰说完不管挣扎的李富贵,进入衙门回到自己休息处,自有仆役奉上毛巾搽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巡察院一共有御史十一人,今晚上是姜寰和一个董姓御史值班,那个董御史看到姜寰进来,笑着问道:“姜大人,看样子今晚上又有案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寰刚来不久,为了升官和名声,这一个多月抓了很多违反宵禁命令的犯事官员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听董御史这么说笑了笑说道:“抓了一个冒充侯爵的犯人,一会儿小弟还要去连夜突审!”

        以前姜寰抓来的都是一些晚上喝花酒、狎妓的倒霉鬼,今天弄个冒充勋贵的家伙,这可是大案子。要知道朝廷上这些勋贵不管官职大小,可都有皇帝的金册,现在竟然有人敢冒充侯爵,这可是夷三族的重罪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听到姜寰抓了条大鱼,赶紧追问道:“冒充侯爵?是那个家伙这么大胆?冒充的是那家侯爵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宏三封的侯爵一共只有三十六个,并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军官,建国后这些人被朱宏三分派到各地当驻军长官,留在北京的不足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大人应该听说过,是广宁侯?!?

        姜寰刚说出口那个董御史就是一愣,广宁侯他太熟悉了,不就是那个牢头李富贵吗?这个老家伙当年在武昌抱住陛下的大腿,命大活到建国,狗屁不是都能混个侯爵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对这个家伙也很熟悉,李富贵虽然在京城不张扬跋扈,但是老李喜欢喝酒逛妓院,深夜回家是常事,所以巡城御史这些夜游神都和李富贵很熟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姜大人,你抓得是不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家伙,长得五短身材,留着不到一尺长的山羊胡子,一张嘴就是湖广口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董大人认得这个犯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听姜寰这么说气急败环的说道:“哎呀姜大人,你刚到南城不知道,这个家伙正是广宁侯,这个老家伙天天流连烟花柳巷,咱们巡城御史公署大部分人都认得他,姜大人你抓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原本一片好心,以为姜寰刚参加工作,所以董御史感觉自己有义务提醒一下这个冒失鬼,不要为了升官什么人都动,北京城里满地冠盖,万一碰到硬石头最后吃亏的是你!

        哪知道姜寰微微一笑说道:“姜大人,本官做的是皇帝的官,不管是谁只要犯法就要严惩!”姜寰说完拱了拱手告辞出去。那董御史看到姜寰油盐不进,心中大骂不吃抬举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看到姜寰出去,坐在

        屋中眼珠子转了转心中想道:这个广宁侯可不一般,虽然出身低微可是和皇帝能说得上话,还有听小道消息说广宁侯的儿子被皇帝定为长沙公主驸马,这可是不大不小的一个大腿,自己不如去给他家送个信,也算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打定主意后,穿上衣服出了门,带了几个士兵去了东城广宁侯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董御史说的那些话姜寰不是不知道,姜寰在礼部干了十多年,在北京都待了五年,广宁侯是谁他能不知道吗?姜寰今天拿李富贵开刀并不是偶然,而是姜寰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今年四十多了,这个年纪如果是进士的话早已经混到知府知州了,可是姜寰就因为只是个秀才,最后靠了老子的关系才混进清贵的都察院。姜寰才要抓住这个好机会,争取早日往上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都察院和地方行政官僚不同,都察院没有具体事务,以骂人告状为主业。姜寰到了这里才发现,自己要升官唯一能做的就是办案子。只要姜寰办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案子,让朝廷内外都知道,那升官的声望和资历就都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姜寰也不是傻到真正的秉公执法,什么人都抓。北京这里可不是农村,城里公爵遍地走侯爵多如狗,至于什么伯爵都督,一块砖头扔出去都能打到五六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九公爵中有四个是文官,这四个老家伙姜寰绝对不敢动,这四个人别说姜寰,就是姜寰老子姜曰广亲自出马都不好使。公爵中还有五个武将,这五个也不能动,倒不是姜寰害怕武将的势力,而是害怕自己被这帮家伙打了闷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帮武将可不管你什么圣人门徒,钱勇以前是要饭的、赵国栋以前是流民、王进宝是流寇、马昆是武昌县城中的混混,周玉是澡堂搓澡的,这五个家伙讲究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,那管你什么巡城御史?所以这五家还是不动的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剩下的三十六个侯爵也差不多,大部分都是文官,这些人要不老师厉害要不门生众多,也不是姜寰能惹得起的。武将为首的就是钱礼德,如果姜寰感觉自己活腻了的时候到可以去招惹一下,现在还是免谈了,其他武将都是各师师长,和钱勇他们一个德行,姜寰如果不想自己半夜被一帮黑衣人打了闷棍,这些人还是不要动的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选来选去姜寰就挑到了李富贵,人丑家穷,出身还低,同时李富贵还是侯爵,身份地位都够了,这种面瓜正是打怪升级的不二人选,所以姜寰才准备拿李富贵开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梳洗完毕后来二堂,巡城御史的巡察院和正规衙门不同,这里只是一个临时看押犯人的机构,所以并没有正规衙门那种三班衙役,现在堂中站立两边的都是兵马司的士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从侧门出来,走到大堂正中的书案后坐下,为首的兵马司小旗看到大人出来,叫道:“升堂,犯人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明代规矩勋贵是不用跪任何官吏的,但是今天李富贵出来喝酒,那里能穿上整齐的朝服。边上的士兵看到李富贵不跪,上

        前按住他强迫他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李六十了,那里是这帮士兵的对手,没办法只好跪下,但是老李虎死不倒架,虽然跪在地上但是嘴里可半点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御史大人,本官是广宁侯,还是司法部五品郎中,按照朝廷法度不应该跪的,你现在胁迫本官跪下,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寰冷笑一声问道:“哼,你说你是广宁侯,又说你是五品郎中?皇帝的金册呢?官员的印信呢?私凭文书官凭印,你什么证明也没有让本官如何相信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听姜寰这么说好悬没气死,册封金册是皇帝御赐之物,官印是一个官员最重要的凭证,这两样东西都贵重非常,丢了那个都是掉脑袋的大罪,再加上你看过那个官员出来喝酒怀里揣着官印的?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知道这个御史故意为难自己,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没办法李富贵只好哀求道:“大人,本官知道今天错了,但是请大人体谅,本官实在无法将官印带在身上。请大人放本官的家人回府去取陛下的金册,回来交于大人验证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是超品侯爵,还是五品郎中,能说出这种话已经低头服软了,如果换上其他御史肯定让他回家去取,毕竟这帮勋贵打折骨头连着筋,如果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实在不便于捅这个马蜂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今天姜寰不同,姜寰就是要拿李富贵立威,那里能让你平安脱罪?

        姜寰脸一沉说道:“没有金册就是冒充帝国勋贵,没有官印就是冒充官员,犯了这两条你就是谋逆大罪!来人,将犯人裤子脱下,给我打二十大板!看看他有没有同党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当年就是牢头,知道二十板子怎么回事,打死打活全看这帮杀才的心情。李富贵看到自己今天要倒霉,也豁出去了大骂道:“你个王八蛋御史,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?老子当年跟着皇帝陛下出生入死你个小王八蛋还没出生呢!老子的儿子六月初一就要尚公主了,老子和皇帝陛下要结亲了,你竟然敢打老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说完转头对着周围兵马司的士兵恶狠狠的说道:“你们这帮混蛋,你们不认得老子吗?刚才你们奉命老子不追究,现在你们要敢打老子就试试,老子弄不死那个龟儿子御史,弄死你们还是可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富贵这句话可是把兵马司的士兵吓坏了,这些人说好听的是士兵,其实都是北京城里的居民,每过三个月由地方官选派徭役,才来巡城御史公署当差。他们一个个都是平头老百姓,现在听李富贵恶狠狠的威胁,自然吓得一个个不敢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姜寰一看这样要不好,没想到这个李富贵还玩威胁这一套,姜寰沉声对那些士兵说道:“本官知道你们为难,但是本官是巡城御史,奉皇帝圣旨维护京城法纪,你们不动手就是抗旨,抗旨什么罪名不用本官说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伙士兵面面相觑,抗旨还用说么,死路一条!这十几个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没办法磨磨蹭蹭的站出来就要行刑。

燕赵福彩20选5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