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琼结·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! 2019-07-07
  • 空调还装墙壁上?聪明人都是往这里装,好看又省地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7-06
  • 示范孔子学院大楼在开罗建成 2019-07-06
  •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-07-03
  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伪高工想回到那种你生产的产品再水都有人买单都不会倒闭的日子?没门儿! 2019-06-25
  • 雨中赛龙舟 今天想看的快去曲江池吧! 2019-06-25
  • 喀什12个贫困村实现生活垃圾集中处置 2019-06-07
  • 张育林代表推进泰兴经济社会发展高质量上台阶 2019-06-07
  • 独家评论:齐祖拍拍手,皇马三连冠 2019-06-06
  • 全球唯一存活大熊猫三胞胎断奶 2019-06-01
  • 以产业金融促广州实体经济发展 2019-05-26
  • 光明日报:理性看待大学排行榜 2019-05-26
  • 候选案例:亿滋希望厨房 2019-05-25
  • “媒体大脑”告诉你,监察法草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有这些看点! 2019-05-20
  • 燕赵福彩20选5开奖结果 - 玄幻奇幻 - 高武27世纪在线阅读 - 第172章 无解的鬼才分析(万更)

   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:第172章 无解的鬼才分析(万更)

    书迷正在阅读:道君、苍穹之上、凌霄之上、不灭武尊、超级兵王、明朝败家子、正道潜龙、替天行盗、永恒国度、如意小郎君、元尊
            距离和蓝路谈判,已经过去了两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两天时间,苏越没有闲着,他命令侍卫长,四处购买择兽皮,反正是用来装源矿石,随便可以扎口袋就可以,最便宜的择兽皮就可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且苏越费尽心思,终于深夜在悬崖边的洞口附近,找到了一处绝佳的藏匿地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仔细算计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要等大战开启,他焦清远一定会去镇压寒气,到时候自己可以冒险回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自己被击落的那天,焦清远也很虚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至于毒蜂尸体,那简直是矿区最容易弄到的东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一个五品武者,五六分钟就可以弄几百只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矿场本来也没有多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沧源第六营所有人全力出手,绝对可以将毒蜂尸体覆盖满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,下气巢石里的血蛾也就无能为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至于焦清远这个畜生,只能让沧源第六营联手对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要让第二颗下气巢石也吸收下气血蛾,就一定要开启战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要开启战争,焦清远就要镇压寒气,而镇压寒气的时候,他必然会虚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几天,苏越一直在算计焦清远的弱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其实,他根本就不是无懈可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只要计划周密,也有可能战败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该死的畜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想起来就狠的牙痒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继续挖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源矿石其实并不大,大概都是拳头大小的不规则石块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天时间,苏越疯狂打洞,和一只悬崖上的老鼠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切换到了人族状态,这样也能节省一点酬勤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后悔,自己穷人思维没有改过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应该在武道官网里多找找,一定有打洞的战法,可惜自己觉得没用,并没有学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技多不压身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这些花里胡哨的诡异战法,都有大用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两天时间,效果不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完美的山洞,苏越心里特别满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也得益于湿境潮湿的环境,那些被挖出去的土,直接就成了淤泥,根本都看不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苏越三洗,可以让百花盛开,山洞伪装的无懈可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山洞,可以装10车左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在仓库里,大概有50车左右的储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做人不要贪得无厌,我先想办法运走49车,再打四个洞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点点头,暗自盘算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逮住一个洞往死打,就会太深,太深就运送不方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五个洞,都浅一些,到时候方便从洞里往外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其实湿境的运输车,和人族大卡车根本就不能比,这里的轮胎,都是湿漉漉的木头,而且不怎么规整,一路颠簸,装的太多,容易洒落出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坦克大小的木车,所谓的一车原矿石,如果装在送快递的三轮车上,估计都装不满,真的很少很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胜在只是合金里添加的一些混合物,这就显得弥足珍贵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明天继续来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路已经将一切告诉紫里,自己该找紫里这个娘皮谈谈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树旗屯兵营,内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大清早,紫里就将黑旗将军的其他老婆,全部驱赶出去,让她们去附近城池,购买丹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需要的丹药,是二品侍卫丹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办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在昨天,她按奈不住那颗寂寞又悸动的心,再一次跑到仓库里,和蓝路秘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然而,这一次蓝路给她带来一个惊天大霹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自己和蓝路的事情,竟然被一个侍卫察觉了,还被源像石摄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是铁证,都没有办法抵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时,紫里就差点吓的晕过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路又详细讲解了苏越的各种要求,以及他自己的各种计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当然,蓝路根本就不敢全部相信苏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也有小算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先顺着余惊城的意思办,万一余惊城到时候反悔,自己也有充足的准备,带着紫里远走高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段时间,他不过也是在稳住苏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要筹备逃亡,也需要时间,也需要机会,而过段时间会开启一场大战,到时候典侍城内防守力量薄弱,自己就可以带着紫里从容逃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如果余惊城能信守承诺,那也是最好的结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把柄在苏越手里,他不得不听话,只能帮着去偷运源石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但蓝路绝对不会尽心尽力,甚至还会故意为难苏越,他也无可奈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紫里,也已经认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昨天回来之后,她就见到了黄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该死的奸细,说今天早晨,要来单独见自己,还要让自己准备大量的二品修炼丹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不敢怠慢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将所有的小妾都派出去,也是为了安全的见黄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其实在内营,小妾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回来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在苏越回来之前,紫里已经下令,让侍卫们在百米外站岗,并且全部出来巡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营将军营帐,任何人不得靠近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侍卫长连忙答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苏越暗中统治了侍卫营,但紫里才是主人,他们终究还是侍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主人的命令大于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黄豆,你可以放了蓝路吗?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你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悄悄来到营帐,任何人都没有发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开门见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就要牺牲自己的美色,来惑诱苏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身上的皮甲似有似无,其他关键位置也半露不露,绝对是老江湖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自己已经生过6个孩子,但她是五品武者,又美艳无双,在典侍城,没有人不迷恋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相信自己的能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穿上你的皮甲,在我眼里,你就是一头粉皮猪,我甚至都想吐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二话不说,扔过去一件破皮甲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想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什么玩意,来勾引你爷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苏越的嫌弃,却令紫里一愣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……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阳向族繁衍强烈,这个人竟然能无视自己的美色,绝对是个狠骨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紫里对苏越刮目相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了解阳向族的男人,特别是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侍卫,他们根本不存在自制力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这黄豆,是个异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她对苏越也有了一些畏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虽然,自己一脚就可以踢死这个弱小的二品,但无奈,对方拿着自己的把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最开始,紫里想拍摄自己和黄豆的影像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样就可以反威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你如果敢曝光蓝路,老娘就曝光你,大家同归于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黄豆明显不上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黄豆侍卫,你到底如何才能饶了蓝路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又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担心你自己吧,你更危险,想不想尝试犒赏十万联军的滋味?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,我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瞳孔冰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都这副田地了,你竟然还在担心你情郎?

            好像没你什么事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心真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东西,我如果能帮你,一定会尽力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皱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黄豆这个小侍卫,太狡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犒赏十万联络,那就是最屈辱的死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是真的怕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门上挂着的那块石板,我要那块石板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指了指门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那道门似乎被气血封印过,苏越靠近的时候,就会有一股压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那石板是神长老赐给黑旗将军的宝物,据说几百年前,还是上一代神长老从地球抢回来的圣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那道门有黑旗的气血印记,只要石板被拿走,黑旗就可以感应到,他会提前回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能不知道,这石板对黑旗来说,是护身符,是神长老的赐福,他经常用来炫耀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连忙摇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宛如在看一个疯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拿走石板,你连典侍城都出不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你居心叵测,为什么要拿走黑旗那块石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前听黑旗讲过,这石板涉及到一部战法,似乎很厉害,可惜神长老只抢回来一块,这战法有残缺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又警惕的看着苏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余惊城来典侍城,最大的目标,就是那块石板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父辈在战场厮杀,从无纹族手中缴获了同样的石板。而天赋异禀的我,学会了无纹族石板上的战法,之后,石板就已经碎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,这一辈子的使命,就是找到剩下的石板,学会剩余的战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成为最强者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寒着脸,义正言辞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顺水推舟,亦真亦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自己都特么信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过你的事迹,一个小小难民,突然施展出钢骨族的战法,打败二品第一勇士,你果然不简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而在典侍城,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号天才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余惊城天赋少年,不远千里来典侍城,看来,你是下着更大的一盘棋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顿了顿,她目光直视着苏越,犹如要看穿苏越的灵魂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的名字,根本就不叫黄豆,你也不是余惊城城主的外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余惊城城主的第十七个儿子,你的真名……叫红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红祸少城主,你来典侍城,除了要盗走源石,另一个目标,是想招兵买马吧。毕竟,你们十七个兄弟,互相暗杀,你今年正好成人礼,你的兄弟们,再也不用忌惮,可以放心杀你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而你,信不过余惊城的人,所以便来了典侍城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抢源石,招募宗师,一箭双雕,好计谋,好手段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犹如一个智者,一眼看穿了苏越的一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自己分析的有理有据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一:对自己美貌能无视者,绝对是从小见惯了美人,一个普通的密探,根本做不到坐怀不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刚才红祸看自己的眼神,分明就是真真切切的不屑和厌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种眼神,只有养尊处优的人物,才能做得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:他编制的谎言漏洞太大,这石板上的战法,在人族都是重中之重,除了余惊城的城主,没有人可以将石板拿回来,

            给外甥?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能吗?

            笑话!

    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他的天赋、年龄一切都符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紫里可以确认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黄豆,他是余惊城少城主:红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和蓝路不一样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都是个交际花,平生最喜欢打听各种小道消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前紫里和另一个宗师有染,她没事干的时候,听宗师讲述过大量的余惊城事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关于红祸的绝顶天赋,那个宗师曾经大力赞扬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所以,紫里能断定这一切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…你在胡说什么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皱着眉,瞳孔里出现了一瞬间的异样,但也仅仅是一瞬间,随后就恢复了平静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果然!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被自己一语道破,内心出现了一点点慌乱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没错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就是红祸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苏越自己,已经被紫里这丰富,又合理的推理,震撼到口干舌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老子扯个慌,你特么竟然能联想出这么多阴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少城主?

            本城主特么到底该不该承认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会不会有点虚伪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怎么符合本城主风轻云淡的性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拜见少城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突然,紫里就这样给自己跪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对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被威胁,紫里和蓝路,可都傲娇的很,根本没有给自己跪下过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不知道您是红祸少城主,太冒失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还担忧您会弃蓝路不顾,既然您是少城主,那一定是需要忠诚的手下,蓝路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辅佐您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连忙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下,所有担忧可以全部放下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黄豆是少城主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手下真的是缺少人才,他来典侍城,就是招兵买马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下次再见到蓝路,告诉他没必要留什么花花肠子,全心全意辅佐红祸少城主就可以,免得少城主起疑心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或许,这也是一种机缘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以少城主的资质,很快就可以突破到六品,甚至是七品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蓝路跟着全新的主人,总比一直看大门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况且,自己也可以跟着飞黄腾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吧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是黄豆,不是红祸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不耐烦的摆摆手,再次强调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紫里是不是太套话,这样棱模两可的回答,显得高深莫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明白,您是黄豆,您是树旗屯兵营的内营侍卫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别以为奴家不知道,您已经暗中掌握了整个侍卫营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少城主的气魄和手段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又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以自己的谋略和分析能力,就应该去战场,和无纹族比比兵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了,我要那石板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又强调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少城主,石板真的没办法拿下来,否则您会很危险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黑旗说过,只要触碰到石板,就可以领悟战法,您要不……触摸着试试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想了想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唉,也只能这样了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其实这也是苏越的计划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既然有封印,没办法拿走,那也就只好原地打穴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少城主,您是不是怕侍卫们看见,会乱说?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贴心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毕竟,石板悬挂在门外,苏越如果感应,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您可以坐在大门内,从里面打个洞,把手伸出去,摸到石板就够了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门外,用兽皮包裹着石板,如果有什么奇光异彩,也可以被挡住,别人如果好奇,我就说是营将军的指示,别人也不敢乱问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又贴心的献上小计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浪小蹄子,莫不是有读心术?

            自己原本就计划从里面打洞,从里面,摸着石板修炼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可还在惆怅石板发光怎么办,毕竟,在打穴的时候,石板确实会发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,竟然已经想好了应对方案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个得力的手下,可以节省不少脑细胞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而有个奸细,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说起奸细,苏越就想到了焦清远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这个畜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我要的丹药……”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冷静了一下,可话说一半,紫里就已经贴心的打断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明白,您一个人潜伏到典侍城,不方便随身携带很多丹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批如果买回来不够,奴家再安排人去买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甚至,咱们可以用源矿石,偷偷去其他城池换嘛,奴家保证帮您弄最好的丹药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您是少城主,修炼的战法,肯定和普通人不一样,您对丹药需求量大,那也是应该的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奴家好羡慕呢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人才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人才!

    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会读心术的女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的贴心,让苏越深刻体会到了昏君为什么会诞生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有这种人,谁还用得着动脑子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红颜祸水,不对,是一肚子坏水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女人!

            小人!

            都可怕,真的是可怕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那你安排挡石板吧,我先回去收拾一下,你准备好了通知我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苏越摇摇头,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,我的少城主?!?

            紫里连忙跪下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她眼珠子里在泛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激动的光,兴奋的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傍上了少城主的大树,再加上自己的谋略,以后必然要飞黄腾达啊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跟着一个没出息的七品营将军,能有什么作为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唉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女人还是苦楚。

        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    三更结束,明天作者菌尽量再多更点。

    燕赵福彩20选5开奖结果
  • 琼结·强钦青稞酒文化节明日开幕 精彩内容抢先看! 2019-07-07
  • 空调还装墙壁上?聪明人都是往这里装,好看又省地 ——凤凰网房产 2019-07-06
  • 示范孔子学院大楼在开罗建成 2019-07-06
  • 主力资金动向 10亿元潜入银行业 2019-07-03
  • 五月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近一成 2019-06-26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伪高工想回到那种你生产的产品再水都有人买单都不会倒闭的日子?没门儿! 2019-06-25
  • 雨中赛龙舟 今天想看的快去曲江池吧! 2019-06-25
  • 喀什12个贫困村实现生活垃圾集中处置 2019-06-07
  • 张育林代表推进泰兴经济社会发展高质量上台阶 2019-06-07
  • 独家评论:齐祖拍拍手,皇马三连冠 2019-06-06
  • 全球唯一存活大熊猫三胞胎断奶 2019-06-01
  • 以产业金融促广州实体经济发展 2019-05-26
  • 光明日报:理性看待大学排行榜 2019-05-26
  • 候选案例:亿滋希望厨房 2019-05-25
  • “媒体大脑”告诉你,监察法草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有这些看点! 2019-05-20
  • 买马白小姐第105期 开乐彩网上购买吉林 急速赛车装扮 广东36选711056 体育彩票 新时时彩万能5码 凤凰四肖中特免费公开 山东11选5冷热号 黄大仙内部四肖中特 彩票走势图大全彩乐乐 江苏11选5玩法 广西11选5追号计算器 快乐12必中5码的方法 天津时时彩彩票控直播 斯诺克台球桌制造公司